员工天地

闲思“三十而立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也许是之前的生活没有什么忧虑之处,我很少考虑年龄所带来的问题;偶尔静坐闲思,我已三十。三十本是人生时间轴上的一个小点,可孔老先生却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——“三十而立”,认为它是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因此国人格外看重三十岁。

在江浙沪一带,人们对于三十岁生日还形成了一个习俗,要摆上个宴席,亲朋好友共同来庆祝一下,所谓“三十不吃,四十不发”。刚听到这个习俗时,我一笑而过;现在自己三十了,再看看这个习俗,想想孔老先生的话,觉得这里面或许有点道理可寻。

一、三十之“立”与“破”

子曰: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(《论语》)

老先生活了七十二岁,这句话是对自己毕生的总结,用寥寥数语,向后人诉说了他艰苦奋斗的一生。我们往往只是被老先生的精神境界所感动,却没有细究几个问题:十五志于学,学什么?三十而立,立什么?四十不惑,何以不惑?

为什么孔圣人到了十五岁才志于学呢?现在的小孩子四五岁就读书了,相比之下孔圣人岂不落后于今人?当然不是这样的,时代背景对人生发展是有限制的。老先生在十五岁时立志于做学问,学习乐射御书数,修养仁义礼智信,求得知识,这是“立”;欲立则破,他要“破”去十五岁前无知懵懂的生活态度,但这只是第一阶段的“破”与“立”。经过十五年的学习和社会磨炼,他到了三十岁,此时满腹经纶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知识,弟子无数;他并没有止步于此,而是再一次面对“破”与“立”。

“昨日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今日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”(袁黄《了凡四训》)孔子意识到不能把三十岁之前的所学用一辈子,吃老本是不行的,要“破”去昨日所学的桎梏,要“破”去知识的理论形态,要“破”去之前对人生的种种怀疑,不能做书呆子。所以他说“三十而立”,在“破”的同时要“立”自己的人生目标,要“立”自己为人处世之道,要“立”自己的人生价值,不再摇摆不定。何以“立”?求得智慧。三十岁之后,他将知识与人生相结合,化理论为方法,化理论为德行,把知识运用到生活中去,把知识化为自己有血有肉的人格,身体践行,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正因为有了从知识到智慧的飞跃,过了十年,他跨入内心、外物相互会通之境,皆无可疑,知之明而居之安,人生“不惑”,继而“知天命”、“耳顺”而“从心所欲”,举手投足间,与道不离,智慧相随,圣人而生。

“不破不立,不塞不流,不止不行。”(毛泽东《新民主主义论》)读书乃至人生之奥义,不是得以理解什么,不是空做学问,不是一味坚守,要学会“破”,有立有守,从而改变自我,影响他人,符合社会历史规律,推动社会之大发展,与天道合,是谓智慧。

二、三十之“内功”与“外功”

师傅给我上课,说: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,有不同的性格特征。乍一听,这句话只是个大道理,谁不知道?可这里面却有大学问,我们反思过自己的性格特征没有?我们知不知道自己的性格带来的问题?我们引导过自己的性格转变没有?……。

性格的形成、转变,是环境问题,根本是自我修养问题,《大学》里就说了: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”。人之所以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有不同的性格特征,其实是不同阶段的修养造成的,亦是“破”与“立”。

人在幼年时,缺少知识,有着“稚气”,所以童言无忌。人在少年时,刚获知识,有着“戾气”,好冲动,常惹事生非,父母跟着受害。(顺便提一下,我说的是男孩子。)人在青年时,有着“刚气”,性格刚硬,做事干劲十足,敢打敢拼,自以为学到了不少知识、技能,却缺少稳重、不顾策略,往往造成出发点是好的、结果是不如人意的尴尬局面。青年时期之后就是中年时期了,而三十岁恰恰是这两个时期的过渡阶段,它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。青年时期(二十几岁)性格刚硬、做事冲动,很多时候会被理解,毕竟年轻没有经验,谁没有年轻的时候呢?加上承担的岗位、责任不怎么重要,也不会造成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。但是,如果三十岁后还不能正确认识到自己性格的不足,不能引导性格转变,很大程度上会带来人生的不如意。试想一下,三十岁之后做事还是只靠热血,只凭刚劲,往往四处碰壁,别人也不会再以年轻为由原谅你了,也不会委以重任,刚则易折。更严重的是,三十岁还不能加强自我修养,不能积极克服性格不足、学会策略性、向成熟稳重发展,就会带来中年时期的“衰气”,人生碌碌无为,也会提早进入老年时期的“死气”。

师傅的一句话,点醒了我,三十岁时我们的事业刚起步,学习专业知识、社会经验这些外功固然重要,性格修养这个内功更是不能荒废。这个阶段,我们要正确认识性格中的不足,学会引导刚硬的性格向稳重的性格转变,处事成熟,注重策略性;但也不能丢掉刚正之心,不能失去干劲,那样只会变得圆滑世故。如果在三十岁能“破”去性格的不足,“立”守成熟稳重态度,内外兼修,中年时期很可能得“势气”,老年时回首往事,也会仍然“意气”风发。

三、三十之“功利”与“空寂”

前面说到几种“气”之分,是为了说明三十岁时开始注重内外兼修,很可能实现以后的人生成功,这也许让人觉得有点功利主义色彩。其实不然,我认为这是人生价值的问题。

人生价值是什么?我认为最大的价值就是在于以自我之发展推动他人、社会之发展。或者说小一点:我通过学习和工作,实现了自我发展,承担了责任,从而能给予他人帮助,能为家庭、集体做出贡献。相对人生价值而言,一个集体中往往有两种人,一种是功利者,只看重自己的所得,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他人、集体的利益;另一种是无为者,不干实事,不求进步,不愿为他人和集体做出贡献。我们注重人生价值,是对功利者的呵斥,也是对无为者的批判。

在这里,三十岁这个人生阶段又格外重要了。一方面,三十岁时,我们已经褪去了学生时代的那种单纯,转而面对的是现代社会生活的压力,房价重迫、物欲横行,加上此时内心修养不够,不免产生功利思想,想挣到更多的钱,想得到更高的职位。这些都没有错,青年人必须有上进心,但不能在功利主义影响下不以其道得之。另一方面,三十岁时,我们很多人有了稳定的工作,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,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没有了刚毕业时的干劲,内心空淡,不想有什么更大的抱负,怕失去现在的一切,怕拼搏的辛苦。

对此问题,钱穆先生一针见血,认为我们必须“内无空寂之诱,外无功利之贪”。我们一方面要杜绝内心的无为思想,切不可做一个不思进取的人,要有自己的抱负,敢于担当,拼搏上进;另一方面要能抵御外界功利事物的诱惑,通过自己的努力有所得取,取之有道,逐步实现价值目标。

问题又来了,三十岁时如何才能不贪功利?是不是要我们事事易足?可事事易足的话,不就容易被空寂所诱了吗?这些问题其实是三十岁重要性的证明,我们三十岁应该抛弃学生时期的理想主义,同时要不为现代社会的物质主义诱惑,要有一颗“道心”,要能笃行。何以坚守“道心”?何以笃行?这就和之前所说的欲立则破、内外兼修相契合了。我们三十岁时加强内心修养,“破”去性格不足,引导性格向成熟稳重发展,便会“内无妄思,外无妄动”(宋·朱熹《朱子语类辑略》);同时苦练外功,学习知识技能,树立积极的人生态度,“破”去安逸现状,拼搏进取,实现自我价值,自然不会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”(《论语》)。

《易经》里说“天下同归而殊途,一致而百虑”,人生亦是如此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方式,但人生的落脚点都是人生价值或说自我价值的实现。三十岁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点,师傅点醒我,让我从中意识到 “立”与“破”、“内功”与“外功”、“功利”与“空寂”,那是师傅的智慧;可是我的人生价值,终归是要自己笃行去实现的。

人生的长度是有限的,人生的宽度却是无限的;人生的长度我们只能以有限的生命时间去度量,人生宽度我们可以用无限的人生价值去实现。人生的长度我们影响甚微,人生的宽度我们却大有作为,岂不乐哉?